比永远多一天,《永恒的一日》:明天总会来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
第70届戛纳电影节很糙策划,金棕榈特辑。 本片获第51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。

毕竟,明天总会来临,比永远多一天。

旅程来到终点,这种 日的最后,又该去哪里呢?

台词控第542期:《永恒的一日》

在即将分离的最后另一一有一个 小时,诗人说:留下来陪我。于是亲们 踏上四十公里巴士,看着扛旗的人,音乐家们,诗人索罗莫斯上上下下,从年轻到暮年。仿佛却说诗人此人 的一生。

这是最后一天了。

一场意外,让你遇见了另一一有一个 阿尔及利亚的小男孩。亚历山大一次次从各种人肩上救下他。警察、边境的巡逻兵、人贩子。另一一有一个 是生命即将终结的老人,另一一有一个 是前途未卜的偷渡难民,命运在这最后一天,将亲们 相连。

他牵着狗走在清晨的街道,雾气蒙蒙形单影只。他赶去看女儿想将狗交付与她,然而女婿却不要欢迎。当女儿读着亡妻的信时,昔日重回。那时他老会 埋首在写作中,未曾察觉妻子的淡淡的 停留,只想他能给此人 一天的时间。

亲们 游走在城市中,遇见婚礼,遇见废墟中的诗人索洛莫斯。他倾听男孩的逃亡,目睹了边境上哪些悬挂的尸体。男孩再也回不去故乡,如同他再也回顾到过去。不同的是,小男孩的未来还长,他即将登上轮船寻找新世界。而亚历山大不能今晚了。

夜已深沉,诗人亚历山大来到医院来和母亲告别。母亲却说认什么都没有他,只沉浸在过去之中,呼唤他的名字。当他望着近在肩上又远在天边的母亲,即将走向终结的他,内心的无助与迷惘伴随着这份独白汹涌而出。

“妈妈,为哪些?咋样会会世事老会 不如意?咋样会会亲们 须要腐臭,徘徊在痛苦与欲望之间?咋样会会我一生就有漂泊?咋样会会当我难得有却说,有幸使用我的母语时,我才有家的感觉?当我仍能从寂静中,寻回失落或遗忘得得话,我的脚步才会再次回归家中?为哪些?亲们 不懂得咋样去爱?”

清晨,从梦中醒来,亚历山大的嘴里是海水的咸味。身患绝症的他明日即将入院,这最后一日又该去向何处?

“蔻芙拉/放逐者/我/半夜三更三更/放逐者/蔻芙拉/蔻芙拉……”吟诵着从小男孩那里买来的词语,亚历山大决定不去医院等死,他将在此等着不久后后和妻子在彼岸相聚。而那个异乡,总有人会卖词语让你,将此世未竟的工作完成。

当妻子的魔鬼司令消失,他也终于找到了此人 的归宿。

诗人来到了却说装满回忆的房屋。推开门,三十年前的妻子正在门外等他。亲们 在海滩上相拥着曼舞,互近欢声围绕,而肩上的旧房已化作废墟。